【置頂】氣象站公告

活動公告
08 /17 2025
嗨,大家好,歡迎光臨晴時多雲氣象站
這裡是晴果和青雲
以下是關於我們以及此處的探索指南,歡迎點閱
雙人組合請大家善用類別喔(●°u°●)​

繼續閲讀

【盾冬】未來正好

晴果 漫威 盾冬
05 /12 2019
*接復四結局,自我流時空旅行設定
*文筆復健並自我療癒

繼續閲讀

【副八】斷點

  晴果 老九門 副八
12 /09 2018
*老九門/沙海衍生
*張日山視角(副八向)
*CWT50無料
 
新月飯店的戲台已經許久沒有開唱,這年頭懂聽戲的看客少了,會唱戲的名角也少了。霍秀秀坐在視野最好的位置,看著台上的解雨臣一身當代正裝,開口卻彷彿能將時空錯置。

繼續閲讀

【副八】最好的日子

  晴果 老九門 副八
09 /24 2018
「你沒談過戀愛嗎?」
「我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拉拉小手啊、摟摟抱抱啊什麼的,從來都沒有過嗎?」
「一定要有這些才算戀愛嗎?」
「也不是這麼說,通常都會有的,也是有人沒有。」
吳邪三不五時就會來找張日山侃上兩句,一方面是覺得他有趣,在謎局中心打滾百年而且沒有失憶的張家人總歸還是非常特別的一類,另一方面就是想從他口中摳出點什麼有用的訊息來。
而張日山每次都會一邊愛理不理,一邊處理他自己的事情。經過幾次打探,吳邪終於知道古潼京之後,他除了繼續追查汪家的下落,同時也在查九門一些別的事。
沒有人是完整的拼圖,所有人都只是零片。
「我認識的人之中只有我尊敬的、我的下屬、敵人還有互利的人,在認識你們之前我還不知道什麼叫朋友,更別提你說的那種關係。」
「齊八爺呢?你們不是朋友嗎?」
張日山聞言頓了頓手中的動作,推了一下臉上的眼鏡,他每次在查齊家的事情都會帶上那副蠢眼鏡。
「我跟你一樣要稱他一聲八爺,可以說是……九門來往比較密切的爺吧,佛爺有很多時候要仰仗他。」
「那你現在查八爺家的事是為了……嗯?」
張日山看著裝作什麼都不知情的吳邪,心想他這些年才是天天都在裝傻,這招在他面前可不管用,「私事。跟你想知道的沒有關係。」
吳邪尷尬地笑了笑,他認為張日山沒說謊,張日山確實在查九門齊家,也確實查到他一直解不開的事情上,但張日山的目的似乎跟自己完全不一樣。
「你如果想知道些別的什麼,我可以考慮給你講講。」
別的什麼?難道要聽你的英勇事蹟?吳邪覺得自己是越來越不能理解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了,「要不……講講你跟齊八爺?」
「八爺是老九門裡最沒有架子的一位爺,我也不知哪來的膽敢跟他頂嘴,平時這麼吵吵鬧鬧的也就熟了……後來我跟八爺經歷了許多凶險,我把我的命交給他,也答應要保他平安。除了佛爺,他是唯一一個掛心我的人了,打仗的時候他去了國外,接著因為佛爺的命令,我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也不知道他後來都發生了什麼。」
「所以你現在才在查齊家。」他想從中得知後來齊八爺的情況,即使此刻齊八爺也應該早就不在了。
「也許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彼此,但我們從來沒有說過什麼情啊愛啊,從沒想過以後怎麼樣,就連我去打仗那會兒,他也只是叫我放心去。你說,這算戀愛嗎?」
吳邪聽過很多那個年代的愛情故事,有像佛爺那般轟轟烈烈的,像二爺那般癡情一生的,隨便講來都是一部言情小說,只是大多數的人都會靠承諾這種東西給自己留個念想,然而對齊八爺他們倆來說,這些似乎一點都不重要。
「和他一起的那幾年,是我漫長生命裡最好的日子。」
不是別的,單純是最好的日子啊……吳邪在心裡默默複誦了一遍,需要多久的沉澱,才能把一段情誼凝鍊成這幾個字。一個是看透局勢的半仙,一個是視死如歸的軍人,也許他們當時並未察覺,也許是早早明白了結局,愛情似乎本就不該出現在他們身上。
吳邪還沉浸在故事裡,卻聽見外頭有人扯著嗓子喊「天真」,看來是胖子和張起靈來接他了,他們仨跟新月飯店有些過節,要不是仗著張日山的名頭,吳邪估計也是很難再走進來的。
從窗戶看著吳邪安全地和他的朋友會合,確定尹南風沒找他們麻煩,吳邪的手搭在張起靈的肩上,張起靈回頭看了窗台一眼,吳邪的笑和剛才的裝傻完全不同。
張日山還在繼續查著微弱且隱密的線索,覺得自己似乎有點體會吳邪說的那種關係。 

【坎雀/副八】相似

  晴果 老九門 副八
09 /13 2018
沙海劇同人,主坎肩X羅雀,微張副官X齊八爺,OOC應該有。 

繼續閲讀

青雲&晴果

作家不做判官, 只做證人。
(契訶夫)

☼管理者噗浪☼
青雲:青雲
晴果:請戳我

☼二創為主☼

☼聯絡☼
mostlysunny0903
@gmail.com

☼防雷☼
雙人經營 喜好混雜 尊重各CP
文章請勿隨意複製轉載